以下文章由生活環境博物園雜誌、北投生態文史工作室免費提供 

北投石與其他天然輻射     ------      莊文星
他鄉訪故知                       ------     
黃桂冠
北投石回家記                   ------      
陳林頌
搜尋一條河流的原貌         ------      
施晴

 

北投石與其天然輻射

國立台中科學博物館   莊文星 博士
北投石的家鄉

台北車站搭乘捷運淡水線,經由北投轉乘至新北投站下車,步出新北投捷運站,往前望去就可看到新北投公園及遠處熱海飯店的招牌。熱海飯店前的小溪流正是北投石的家鄉。

沿著北投公園旁的中山路或光明路,順著小溪旁的馬路前進,經過溫泉博物館,不久就可以抵達地熱谷公園。地熱谷煙霧迷蒙,似人間仙境。

地熱谷為一盆狀窪地,可能為一舊期火山蒸氣爆裂口遺跡。底部有多處溫泉湧出,有硫氣味,熱氣瀰漫。溫泉口冒出熱水,水溫近百度,其他部份多在6070C。窪地由溫泉匯合地表水形成一潭淺水池,從西南側缺口流出注入北投溪。池底沙、礫表面多附著有由溫泉沉澱之粉狀或皮殼狀之物質或黃、白色等藻類著生。沉澱之礦物有石膏、明礬石、黃鉀鐵礬、硫磺、雄黃等。此處溫泉屬酸性硫化物泉。

北投溪源自地熱谷溫泉,距地熱谷口以下一百公尺至三、四百公尺間的一段河床,即為北投石的主要分佈帶。此段溪中水淺微溫,溪底佈滿安山岩或粗粒白砂岩的礫石。原灰黑色安山岩經酸性溫泉浸泡,漸呈白化。在礫石表面及岩石裂縫間隙中有黃色至白色之沈澱物附著,膠結成一層層的皮殼。沈澱皮殼之最外層附著有半透明至乳白色之密集菱形小晶體,厚約半公分至一公分,這便是著名的北投石。

北投石常見於溪旁小瀑布下之洞穴邊緣,近年來河床屢經整治挖掘,良好結晶已十分罕見,僅在岩石表面留下一些磨損的殘破皮殼。數十年來由於溫泉區之開發,溫泉浴室林立,大量抽取地下水,污水、垃圾流入溪中,污染了原有的北投石,而水質改變更阻礙結晶的生長。北投溪瀧乃湯溫泉浴室前節節下降的河段,原為北投石生長的大本營。「瀧乃」日語漢字是小瀑布的意思,而在瀑布流水沖激飛濺下,所成長之北投石結晶都具有較佳的外形與質地。

北投石:硫酸鹽礦物家族之一成員

北投石在化學成分上是一種硫酸鉛和硫酸鋇的化合物,屬於鉛質重晶石,並含有稀土元素、放射性元素鐳〈Ra〉、鉍〈Bi〉等。北投石為重晶石礦物家族之一成員。重晶石〈BaSO4〉成分中的鋇〈Ba〉可由化學性質相似的鍶、鉛或鈣等元素取代,當鋇完全為鍶所取代而成的礦物稱為天青石〈SrSO4〉;而鉛完全取代鋇所成的礦物則稱為鉛礬或硫酸鉛〈PbSO4〉。而由重晶石〈BaSO4〉──鉛礬〈PbSO4〉──天青石〈SrSO4〉三個端成分所構成的三角形範圍乃組成了硫酸鹽重晶石的礦物家族。鉛亦可僅部份取代鋇,當Pb含量較多之鉛質重晶石特稱北投石,其PbO含量達1722%。此類礦物還含有鈾放射衰變系列之子產物──鐳〈Ra〉的放射性元素,為天然放射性礦物。因產於台灣北投溫泉中為首度發現的新礦物而命名為北投石。

北投石之輻射偵測

一般含有放射性元素,如鈾〈U〉、釷〈Th〉、鐳〈Ra〉等的礦物叫做放射性礦物。放射性元素能自發地從原子核內部釋放出粒子〈如α或β粒子〉或輻射線〈如γ射線〉,同時釋放出能量,這種特性稱為具有「放射性」。這一過程稱為放射性衰變。

原子序在84以上的元素都具有放射性。原子序在83以下的某些元素,如鉀〈K〉、銣〈Rb〉等之同位素也具有放射性〈如K40Rb87〉。放射性元素的原子核是不穩定的,它經由一次或一系列的衰變後形成穩定的元素或同位素〈原子序相同但質量數不同〉的原子核。例如北投石所含的放射性元素鐳即為鈾衰變系列的子產物。經由一系列的放射性衰變,最後成穩定的鉛-206

測定放射性的方法通常用蓋氏計數器、閃爍計數器、照片感光等。放射性核種蛻變產生α粒子、β粒子或γ射線。γ射線所釋放出的能量可利用多頻道能譜儀〈GeLi  MCA〉檢測。多頻道能譜儀的功能就如同血液遺傳DNA或指紋的比對,為神秘放射性核種檢測的利器。檢測時,一般北投石所含放射性核種鐳-226則以609.3KeV〈千電子伏特〉為代表。北投石之放射性乃源自於溫泉水,北投溪溫泉水中可檢測出含有鐳-226、釷-232與鉀-40等核種。其中鐳-226與釷-232於台灣其它溫泉水中並不存在

〈本文節錄自莊文星博士所撰「北投石與天然輻射特展」〉

(本文刊登於「生活環境博物園雜誌」第二期,19996月)

 Top

 

 

 

他鄉訪故知

記「北投生態文史工作室」

參訪「國立台中科學博物館」北投石特展

北投國小教師  黃桂冠 

199978日清晨630分,新北投捷運站大門口東北側,陸續有人從四面八方匆匆聚攏而至;寒暄談笑間,難掩興奮的情緒。在北投生態文史工作室活動組,主辦者碧玉姊的招呼下,大夥兒很快的在遊覽車上就定位,心情揚帆,出發。

此行的目的無他,為的,就是到台中科博館,去探望「北投石」。

透過素舫從網路上摘下來的資料,我們讀著由莊文星博士所撰寫的一段簡介:

「北投石為以台灣之地名而命名之礦物,極富地質意義,本館與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主辦,由中華民國礦岩協會協辦之『北投石與天然輻射特展』,於526日於本館第三特展室展出,為期四個月,至930日為止。

本特展將分〈1〉北投石的家鄉.2〉北投石.3〉北投石研究之重要論文.4〉北投石之近親───硫酸鹽礦物家族.5〉北投石之輻射偵測.6〉自然界岩石放射性輻射強度簡易判識.7〉火山與溫泉.8〉天然輻射.8大單元展出,並配合製作多媒體電腦節目。特展內容十分豐富,值得參觀。」

「北投石」特展

單單這樣一段文字敘述,就夠讓人期待的了,更何況透過中華民國礦岩協會陳嘉林老師的引介之下,今日博士不但要親自為我們導覽解說,還為我們安排了一系列充實的參觀行程,想來就令人興奮不已。

1105分,參觀的一行人結束了緊湊豐富的「敦煌之旅」,快步走向第三特展室,此時溫文爾雅的博士,早已在展示室門口守候著我們,親切的笑容抒解了我們緊張的情緒。而展示單位的貼心設計更是讓我們眼睛一亮。「哇!好像地熱谷呦!」有人忍不住驚呼了起來。博士得意的解釋:「這裡是模仿地熱谷的環境,為了逼真,還會定期施放煙霧,配上特殊的硫磺味……」在木質地板的雜沓聲中,我們恍惚在瞬間又回到了溫泉鄉。而我們也看到了好幾幅「北投生態文史工作室」提供的「北投石」與「北投溪」的照片,就醒目地融在展示板中,我們都感到與有榮焉。

「北投石」的生成環境

首先,博士為大家介紹,北投石是在什麼環境之下成長出來的?「這裡就是模擬北投溪裡的環境,溪裡有著大大小小的礫石,礫石的表層所沈澱的皮殼,就是北投石。北投溪裡的溫泉水來自地熱谷,溫度相當高,而這裡的岩石,長期浸泡在高溫的溫泉水中,因水中含有硫酸,在高溫的硫酸腐蝕之下,堅硬的安山岩就會產生白化現象。」博士指著展示櫃中一塊內黑外白的安山岩的剖面,進一步講解:「安山岩表層經過白化了以後,就會產生一些黏土的礦物,這些黏土礦物會吸附溪水中的礦物質,吸附以後就會產生沈澱,沈澱結晶後就是北投石。」

博士不但深入淺出的說明礫石的白化現象與表面結晶之間的密切關係,同時解釋著「北投石」命名的由來與特殊意涵:「因為北投石這種礦物是全世界首次在台灣北投地區發現的。世界上只要學礦物學的人,都知道『北投』這個名稱,這純粹是因為北投石的關係。」

「北投石」的放射性

為了解釋「北投石」是否含放射性,博士還特別介紹了計數器的檢測意義:「一般人能承受的天然輻射上限,大約是每年五毫西弗的量,如果換算成每小時能承受的值,大約在0.6微西弗的量,我們對這台計數器的設定是只要超過警戒值的量,就會讓機器嗶、嗶、嗶個不停,所以岩石是否具有放射性,用這種儀器非常容易將之度量出來。」莊博士一邊說明,一邊在儀器旁示範一塊北投石,果然機器反應出一連串的嗶、嗶聲。「一般而言,輻射的量與所接受的值和距離成反比,只要距離拉長,都在安全的範圍內,所以……」莊博士以其專業提出誠懇的呼籲:「把北投石放在口袋裡,或拿來當枕頭,是絕對不行的,因為它的輻射劑量會造成輻射傷害,就像每年X光的檢查不能照太多次,因為它可能會傷害到你的細胞,產生突變,甚至改變遺傳基因。」

在「北投石重要研究論文」的單元裡,我們看到了岡本要八郎李遠哲博士、陳培源教授等人的研究論著,比照著年代久遠老照片裡地熱谷的影像,還有研究者年輕時的翩翩風采,大家都有不勝欷噓的感慨。

行經觸碰式多媒體電腦螢幕前,博士示範著一個個單元的選項,並耐心的回答著我們各式各樣的疑問,彷若長久以來大家對於「北投石」已經積壓了太多的好奇與疑問,好不容易遇到明師指點,大家都急於尋訪迷津的渡口。難能可貴的是,博士見招拆招,詢詢善誘的為每個人釋疑解惑,許多僵硬的礦物成份分析,或化學反應現象,一經他的拆解,竟然變得清晰曉暢,真是神奇!

「黃鉀鐵礬」的作用

例如陳建宏老師詢及:「黃鉀鐵礬、二氧化矽和北投石的生成之間,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博士盡可能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解說:「一般而言,安山岩在白化了之後,才有比較多的黏土礦物,那時水中的礦物質才較易被吸附,黃鉀鐵礬就是含有鋁的硫酸鹽類,等整個水中的礦物質被白化的黏土吸附之後,才會逐漸沈澱結晶。」博士還進一步舉例說明:「就像教養小孩一樣,有的小孩在優越的環境呵護之下才能成長,而有的小孩是任何困厄的環境都能正常的成長,黃鉀鐵礬在比較上來說較不嫌棄外在環境的條件,即使在惡劣的水質條件之下,它也可以沈澱結晶,但北投石則需要好一點的環境孕育。」言下之意,黃鉀鐵礬似乎像先驅部隊般,提供給北投石一個良好的媒介途徑,但莊博士同時也語重心長的說:「像我們為什麼會認為目前北投石的生長環境已經遭到破壞?它已經很難再成長?那是因為當地建有很多溫泉的浴室,溫泉浴室不能只靠天然的水慢慢流出來,那是不夠用的,它一定要抽取大量的地下水,而大量的地下水被抽取之後,水裡面的酸鹼值,以及水裡面的離子濃度,都會改變,在整個水質條件改變之後,要期望再有新的北投石生成,在我認為,機會渺茫。」

「北投石」的家族

在介紹「北投石的成份分析及其近親」的單元裡,莊博士也有一段很詳盡的描述:「北投石除了具有放射性之外,其基本組成的化學成份,含有鋇、鉛及硫酸,關係比喻上它的一等親是同樣含有硫酸鉛、硫酸鋇或硫酸鍶等成份的重晶石家族,通常重晶石之命名乃意指的是一個比『重』大的,有晶瑩剔透結『晶』型的礦物〈『石』〉;關係稍疏遠的二等親硫酸鹽礦物是石膏〈在重晶石族硫酸鹽中,鉛、鋇、鍶被鈣取代的硫酸鹽礦物〉,較疏遠的,有如三等親關係的是黃鉀鐵礬之類〈有些礬類除了硫酸根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陰離子存在〉。無論親疏遠近,莊博士都依據他專業上的理解,詳細說明北投石所有家族的特性及實質上的用途及價值。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博士始終非常有耐心、非常詳盡的在每一個展示單元〈如:「多頻道能譜儀」以及「螢光礦物」特展室〉裡一次又一次的示範、解說儀器偵測的方式、反應、數據以及所有相關檢測所代表的意涵博士談得興致盎然,我們聽得津津有味,然而不能等的是動物的生理時鐘。終於,午餐的時間到了。即便在餐敘的過程中,博士依然有問必答,傾心相授,那種言談間不自覺所流露出的謙謙學者的質樸風範,著實令人感佩!

下午,按照預定的行程,我們還要趕赴另一個展示場,以及太空劇場等等。儘管行色匆匆,然而在揮別博士時,心境卻是充實舒暢的。只因為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已經達成,同時我們深信,在知識上愈多的理解,將更堅定自己達成復育「北投石」及保育「北投溪」使命感的信念。況且,我們知曉,在遙遠的中台灣,有一位「北投石」的知音,必然永遠是我們在學理上最好的諮詢對象。這,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Top 

 

 

 

北投石回家記

陳林頌 

1994年六月間筆者開始調查北投溫泉地空間變遷以及測繪研究北投公共浴場後,陸續在文字上和一些北投鄉親的口中聽聞「北投石」此一神秘的北投之寶。由於當時研究調查的重點在於空間發展史,僅知北投石帶有微量的放射性,惟並未深入瞭解。

後來筆者發現了岡本要八郎的調查報文,並看到在其結文中,建議日本政府將第一瀧之後的北投溪河道予以保護,因為從這裡開始是北投石生成最豐富的重要區段;筆者當時對於北投公園在日治時期完成了優良設計卻僅利用了三分之一的河谷面積,而公共浴場以東的河道綠地除了駁坎之外竟完全沒有設施之奇特狀況感到十分疑惑;「北投石調查報文」的判讀給了我重要的解釋,因此我大膽地猜測日本政府應該是接納了岡本的建議,造成北投公園的綠地使用在公共浴場便停止了。

此一分析導致我原先僅打算處理公共浴場建築的態度,轉而擴大成為處理整個谷地,因而此作業的全名成為「日治時期空間地景再利用以新北投公園及其公共浴場為例」。在這個作業結束時(19955月)建議北投公園擴展綠地使用面積時,可將河道區分區域使用,並應保留或復原如噴水池、河瀧、紀念碑多項珍貴歷史景觀遺產。

1995915日的中國時報刊登了台北市政府即將決定北投纜車路線,筆者於918日在都市改革組織報告公共浴場保存再利用及新北投公園擴展規劃的社區營造提案;也與社區居民們商談推動保存事宜,大家對於公共浴場保存的重要性均有共識;但基於先前的研究之認識,筆者特別向社區建議應同時處理和公共浴場有密切歷史意義關連的北投公園,更重要的是孕生北投石以及承載北投溫泉命脈的北投溫泉溪。而這些想法最後在國大代表許陽明先生的積極奔走與爭取下,於是保存運動進一步擴展成為社區參與地區環境改善計畫,並逐步爭取發展成為市政重要建設「北投溫泉親水公園」及其專用特定區的計畫案。

 

尋找北投石

    許陽明先生在我服兵役期間,即時常要我到北投協助測繪一些古蹟,最後也應許陽明先生的再三約告,筆者於199885日退役當天便加入公共浴場再利用以及親水公園規畫的籌備參與,以社區立場常駐工地以便就近聯繫討論軟硬體的處理,並記錄參與過程。原先在博物館的展示中規劃了一處北投石展示區,希望設置三間展示室讓學童可以操作「北投石放射能感光實驗」(這個構想來自於岡本調查報告中的圖片);至於北投石的來源則打算向一位礦石商人購買。但一方面因為價購北投石恐需一筆龐大的費用,再由於八頭里仁協會希望北投石的展示可以由社區自行規劃,使展示的內容和方式對兒童更具可讀性,經由許陽明先生的協調,這部份的展示包括軟硬體等,便交由筆者來處理。

事實上彼時筆者對北投石的認識僅只於先前研究期間閱讀岡本的報告和相關介紹,並未親賭北投石。加上我的專業對於礦石科學所知有限,必須仰賴專家的協助。所幸北投國小呂鴻文和黃桂冠這兩位當時帶領學生發現公共浴場的老師也曾做過北投石的研究,87日起便和我一起討論北投石的展示規劃。而北投國小曾麗俐老師更曾因帶領學生研究北投石而獲得1997年北市中小學科展優等。透過黃桂冠老師的引介,1998年8月26日,曾老師帶著我們在酷熱的夏天中午涉水撥林認識北投石;曾老師耐心地在已被污染的溪水中翻動佈滿污苔的河床礫石,並不時感嘆北投石不斷地被人取走。結束北投溪踏勘後,曾老師又帶我們前往拜訪中華民國礦岩協會理事長陳嘉林先生。

礦岩協會在陳先生的領導下,成立一個北投石研究小組,一直熱衷於北投石的研究和推廣。經過陳理事長詳細的說明,筆者又更瞭解北投石的奧妙和珍貴。但令人感到沮喪的是,1998年三月間北投溫泉溪第一期工程進行時,礦岩協會會員發現有為數不少的疑似北投石,被不知情的工程人員當作廢料運走,當時除了北投鄉親佘經棟先生力圖攔截砂石車外,陳嘉林先生也緊急反應,卻只能無奈地看著卡車揚長而去。筆者獲知陳理事長搶救北投石的經過,一方面對自己未能在研究期間深入認識北投石而愧對我所研究的北投溪,二方面也感嘆許多關心北投鄉土的朋友仍然缺乏一個全面聯繫的管道,才會有這些北投石的問題,未能讓整個社區營造的帶領者知悉。因此立即聯絡許陽明先生,期望讓所有關懷鄉土文化與歷史遺產的朋友有更密切的合作,共同保衛北投最珍稀的天然資源。當晚許先生與筆者二度前往礦岩協會商談北投石展示事宜,以及北投溪的保護,並請求設立於北投的礦岩協會,能在博物館展示北投石所面臨的困難上予以支援,並且捐贈北投石。陳理事長不但表示將鼎力協助,更當場慷慨承諾號召會員捐贈北投石,並尋找巨型北投石供博物館展示,回饋鄉親社會。這時才將所有關心北投石的鄉親與資源組織整合起來。一直到開館前夕,負責公共浴場整修的福清營造公司都十分配合社區的參與和意見溝通,也特別在許先生的要求下挪出了工地辦公室的一個小空間供筆者和社區居民使用。從公共浴場推動保存開始,北投在學術研究上的價值逐漸明確,陸續吸引了從國小到研究所各種型態的研究調查或戶外教學。

 

「北投溫泉親水公園」部分設計變更

    1998827日,在陳嘉林理事長帶領下,許陽明先生和筆者共同至北投溪河床察勘,方才瞭解河床上的「黃鉀鐵礬」是可能導致北投石生成的重要條件,並且部份區段非常值得加強保護,決定將建議溫泉親水公園變更部份設計和施工方式,以保護北投石的生成環境。828日陳理事長又帶著會員佘經棟前來北投溪,當時筆者和許先生正在公共浴場工地與軟硬體設計施工單位討論工作進度,當我們前去會合時又巧遇親水公園規劃單位郭中端老師,大家就在溪畔熱烈地交換意見,同時也發現預定設置露天溫泉區的表土下方幾乎都是陳年的垃圾和爛泥,在最近一場大雨後被沖入溪流中,而河道工程在第二瀧附近清出了久遭淹沒的黃鉀鐵礬岩盤;拯救北投溪所面臨的種種難題實在不是一般河道整治所能想像的。

831日於梅庭舉行的親水公園工程會勘後,許陽明帶著筆者所撰寫的緊急陳情文,緊急向市政府提案陳請,說明目前施工方式和規劃應該採取的修正方式和重要原因(附件),蒙相關單位的重視,隔天91日隨即舉行公共浴場和親水公園的綜合協調會,復於915日舉行親水公園變更現地討論,施工單位同意採取小機具以免破壞河道、第一瀧護岸將拆除重做以重塑日治時期的河岸景觀、熱海飯店附近的河道將鋪設「北投石研習步道」,使北投溪再度成為一個孕育北投石並傳承知識與學習的溫暖河流。

 

攸攸數十載,北投石要回家了

    在投入籌備一個月後,筆者終於多了一位工作伙伴;畢業於東海大學景觀研究所的蔡孟珊,畢業論文寫北投溫泉親水公園與休憩相關性研究,在學期間即常協助許先生那邊的工作,現在「北投溫泉博物館」二樓的北投溫泉文化景觀地圖,即是根據蔡小姐與蔡慈鴻的測繪稿完成的。蔡孟珊於199895日也應許陽明先生邀請加入籌備工作,便立即投入找尋北投石相關資料以製作展示軟體,並經常協同筆者觀察記錄親水公園的施工狀況。在展示北投石的方式上曾經有一些思辯,我們認為在「北投溫泉博物館」展示北投石,等於鼓勵民眾收藏,但又考慮若不先讓大家認識北投石,如何提倡研究和復育?經過和許陽明、黃桂冠等人的討論,認為現階段仍然應該在博物館展示北投石,等到北投溪的環境適合北投石的復育後,那時可以再將北投石歸還北投溪。97日晚間許陽明先生與筆者再度和陳嘉林理事長商談北投石捐贈事宜,除了持續針對展示內容向前輩請益外,理事長興奮地告訴我們住在嘉義的會員蔡溫隆先生將捐贈一顆重達八百公斤的北投石,原本打算要租車南下嘉義運送北上,經過聯繫後蔡先生堅持要親自運來北投。這個消息實在讓人驚喜感動,我們原本想在北投石送達當日舉辦迎接北投石回家的歡迎會,但考慮如此大張旗鼓,說不定又像彩繪玻璃一樣慘遭偷竊,只得秘密聯繫安置在親水公園工務所梅庭的院子裡。

1998910日,蔡溫龍先生駕著一輛經過特別改造的起重車,將北投石小心翼翼地用大棉被包裹,凌晨四點便從嘉義出發。上午十點多抵達博物館工地時,陳理事長和會員佘經棟等人也同時到場,福清營造公司熱心地派出多名泰工和當天正在進行屋瓦工程的先生前來協助。蔡先生有禮地向大家致謝,表示搬運這麼大一塊北投石具有危險性,希望由他一個人操縱機具即可,我們只得拿著攝影機記錄這個歷史性的一刻。在蔡先生嫻熟的操作下,一輛普通的小貨車轉眼間成了一台配備三角起重的工程車。只見蔡先生車上車下、時左時右地以鋼纜掛住北投石周遭,準備將北投石吊離車台。這時陳理事長在一旁向大家說明這個北投石是蔡先生珍藏多年的傳家之寶,在來北投前還特地將它梳洗打理一番;而其他陪同到場的會員也都承諾將捐贈北投石供博物館展示。對於這些朋友們為了社會教育和關懷土地不惜割愛所藏的精神,我們的感動實非筆墨可以形容。北投石終於在眾人的祝福中緩緩地降落在離北投溪不遠的梅庭,我們等不及地打開繩索和棉被觀賞這個佈滿北投石結晶的巨岩,眾人莫不驚嘆。在大夥與北投石合影留念後,黃桂冠老師致贈一份我們準備的小禮物給汗水淋漓的蔡溫隆先生,在向蔡先生與礦岩協會的朋友們道謝時不禁流下感動的淚水。在關上梅庭鮮紅色的大門之前,蔡孟珊還特別叮嚀看門的大白狗,要替我們守住這個即將成為「北投溫泉博物館」鎮館之寶的八百公斤北投石。

記得那天北投溪的水流聲有點特別,是了,她在說:

雖然還有一段路要走,北投石終於回家了。

(本文刊登於「生活環境博物園雜誌」第二期,19996月)
Top 

 

 

 

搜尋一條河的原貌

北投生態文史工作室  施晴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

「生態文史工作室」成立之初,便計畫逐次踏訪北投附近的溪流、步道。希望至少能進行一些粗淺的觀察記錄。

心願不大,但是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況且,最近工作室正積極關切北投溪、北投石的復育問題;因此我們安排了北投溪探勘活動,希望針對北投溪的地質、地形、水質、乃至周邊的生態樣貌進行探勘與分享。

199966日,在瑪姬颱風的威脅之下,我們依然抱持著「風雨無阻」的決心,也許赤忱感動了天,大夥兒竟意外的擁有一個蕙風和暢的美好日子。

首先,沿著北投公園的步道,我們走進一片楓香樹的樹林中,淑貞拿出事先備好的青楓種籽,讓大家欣賞「翅果」迎風展翅翔舞的丰采。並提示眾人尋找散落在草地上的楓香果實,以比較翅果與蒴果的差異。

從七星橋舊址到北投溪第一瀧,大夥兒走走停停,一路上在淑貞斐霏老師穿插解說的分享之下,辨識著公園內的植物,及偶而讓人驚鴻一瞥的飛鳥。不知覺間,在博物館西南側的轉彎處〈我們暱稱「秀實橋」的地方〉看到了靜佇溪邊的陳建宏老師。

陳老師最擅長以提問來引發大家的學習興致了,他所擬就的「龍鳳谷一百問」、「北投溪、北投石一百問」,至今猶為人所津津樂道。毫不例外的,他今天也拋擲出一個個問題,藉由對每個問題的提示、探究,來提昇大家的觀察視野。

一開始,陳老師先就整個北投溪谷的地形地貌來做說明:「地熱谷是一個山谷窪地,極可能是一個火山爆裂口,猛烈的火山作用將爆裂出來的碎屑物───火山灰、火山塵、火山礫……帶出地表,順著山谷而下,就會形成火山碎屑岩的湧浪結構,這些湧浪一波一波的往下移動,在冷卻、膠結、堆積、再堆積的過程當中,就形成目前北投溪河床上階梯的地形。這些具有高度落差的階梯其實就是我們所謂的「瀧」〈日文taki,即「小瀑布」的意思〉,在北投石調查報文裡,從地熱谷到七星橋,岡本要八郎先生共分成五瀧,這些特殊的地形與落差現象,對於北投石的生成有很大的影響力。」陳老師回身指向溪中:「我們目前所見的正是第一瀧,在老照片中,不難發現以前的高度落差比現在高出許多。」陳老師用手勢比喻溪瀧原可能的高度,並不勝感慨的說:「幾十年來,也許是風化剝蝕,或強酸水質侵蝕的作用,也可能是人為的開挖,加速了地形的崩解、破壞。現場所看到的溪瀧高度,和舊照片相比,真是相差太多了。」

聽者默然。階梯畔,只有簌簌的風聲,穿梭在雀榕的樹葉間隙,偶爾掀動起燦黃的陽光碎屑,潑灑在人們的肩上、髮上。透過陳老師的描述,我們彷若親見宇宙洪荒、開天闢地以來,始初爆發、竄出地表的火山熔岩流,一波波翻湧、推擠,順著地勢往西、往南滑動,逐漸一層層的冷卻、凝定,在最後一度掙扎前行的旅程中,兀自喘著息、冒著熱氣……

「如果細心一點的人,不難發現溪底的岩石塊面,有許多顏色,有白色、綠色、黃褐色、赤褐色、黑色……」陳老師把大家的視線再度拉回溪底,並耐心的一一解說每個顏色所代表的礦物結構,或呈現出的溪水生態意義。

「哇!你們看!有一隻褐色的小鳥在堆積坡面的泥灘上啄食耶!」一聲輕呼,將大夥兒誘引到溪畔駐足觀看,雖遺憾未將賞鳥圖鑑帶出來,卻反而更全心全意的觀看鳥兒啄食的悠閒神態;清風拂面,真是無比舒暢。

邊走邊談,在「瀧乃湯」外面的幾處流水衝激處,陳老師解釋著「瀧壺」與「壺穴」的成因:「河水攜帶上游侵蝕下來的礦物顆粒或碎屑,在河床平台上進行鑽蝕作用,並配合著其他的風化作用所形成的凹陷,就叫壺穴,它的形狀像切開水壺的槽穴。所以說,壺穴一般都是在水流較為湍急的河床上才有機會形成。而在小瀑布落差的下方所形成的凹陷河床地形,大部份都是因為瀧上方的水流從高往下衝擊,而對下方的河床所造成的侵蝕,也算是一種壺穴的擴大。一般而言,水流、溫度、酸鹼值在較大範圍的壺穴中都會呈現比較穩定的狀態。所以到目前為止,據說北投溪所生成的北投石,不管是結晶顆粒漂亮,或是產量最大的地方,都是在瀧穴發現的。」

行經熱海飯店,在幾棵大榕樹下,陳老師向我們介紹這裡就是「北投石調查報文」裡所提到的「大河原」:「地熱谷熱泉出水口的水溫大概在攝氏80度左右;聽說台北市自來水事業處曾經考慮在熱泉出水口復育北投石,而目前的親水公園規畫也計畫在第五瀧之前設『北投石復育區』,是否恰當?可能尚需經過專家來加以驗證。但根據過去調查的資料顯示,北投石的結晶,要到大河原之後才會逐漸發現,而且產量在第三瀧及第四瀧附近最多也最大……

近銀星橋,路旁竄出一叢咸豐草,台語俗名:「恰查某」的野草,張牙舞爪的充滿了生命活力。細心的淑貞,拿出隨身攜帶的放大鏡,讓大家觀賞種籽上端的倒鉤尖刺,原來這就是孩童嬉戲時,最佳飛鏢的真相!

終於到了地熱谷,在泡腳區,許多遊客悠閒的在溪水中晃蕩著赤裸的雙足。陳老師不禁蹙起了雙眉,但他先進行整體的說明:

「地熱谷,位於北投公園上緣,中山路底的長條橢圓的山谷爆裂窪地,呈東北、西南走向,與金山斷層同,乃斷層裂隙爆裂口,佔地約6800平方公尺。日治時期舊名「地獄谷」,乃因谷中終年硫氣瀰漫,蒸汽聚集不散,恍如人間地獄。

這裡是北投公園附近───光明路、中山路、溫泉路主要的溫泉水源之一,當地人又稱其為『磺水頭』。光復初期,此處尚屬荒村野谷之地,熱流滾滾、蒸汽瀰漫,人跡罕至,既神秘又恐怖,故又有人稱其為『鬼湖』。

地熱谷所出之溫泉泉質在化學分類上屬『強酸性之氯化物硫酸鹽泉』,以所含礦物特性或稱『酸性綠礬泉』,以其所含放射性或稱『鐳溫泉』,如以其顏色來區分,一般人又給它一個通俗的名稱叫『青磺』。……」接下來,陳老師針對地熱谷溫泉水質的礦物成分分析做了進一步的說明。然後他指點出幾處入水口的來源,談到了泡腳處的水源:「目前可以看到的落口釋放出來的水,至少有四個,一個是地熱谷爆裂窪地所自然湧出的青磺水,它是地底岩漿庫的地熱順著爆裂縫隙通過富集水量的地下水層而出露的溫泉水。第二個水的來源是面對落口左側的『瀧』,這個瀧的水是源自硫磺谷的地表水和部份透水層所滲出的地下水,屬冷水性。上游河道兩側是一般的住宅用地,家庭廢水、洗滌後之溫泉水不斷的湧入並通過這個瀑布而進入地熱谷。第三個水的來源是在第二個廢水涵溝的上源,從山谷的東北側進入,這股水的來源是溫泉路舊偕行社養氣閣的溫泉及家庭廢水。第四個水的來源是面對落口右側的熱泉廢水,是從山谷東南側引流過來的,此熱源和偕行社一樣同屬『酸性的硫酸鹽泉』,即俗稱的『白磺』,來源是斷崖上的星乃湯,及改建中的大和旅館,除了日夜不息落入的白磺水之外,也滲入家庭的廢水,一同匯聚於落口區的泡腳處。」陳老師忍不住嘆口氣說:「大家想想:油脂、腐朽物、化糞池水、無法溶解的化學物質,以及雖能溶解卻會污染水質的化合物…..這麼髒的水質,如何能讓泡腳成為一種休閒的享受呢?」

陳老師的專業形象與誠懇翔實的解說,逐漸聚攏來一些素不相識的遊客,熱心的碧玉姊和雲嬌老師趁機拿出連署書,邀請遊客參與挽救北投溪與北投石的行列。他們都很樂意簽名,也很好奇的詢問我們有關北投溪與北投石的各項議題。很幸運的,我們在攀談中發現今天受邀來參加活動的李幸老師,她的專長是化學,我們便迫不及待的請李老師以其專業的角度,來分析在地熱谷煮蛋所可能引發的後果,李老師所陳述的大意是:「蛋殼的成分是碳酸鈣,只要置放在酸的環境中,尤其是高溫的狀態,便會溶解在酸性溶液中〈產生鈣離子及碳酸氫根〉,而造成水質的污染。而蛋白質裡所含的氨基酸,只要有酸做催化劑,便會分解成氨氣,即俗稱的『阿摩尼亞』,而高溫更會加強酸催化的過程……」手中忙著記筆記,背脊不禁泛起一陣寒意。不知當初煮蛋的文化是從何衍生而來?對於溪流的破壞竟是如此之巨!

        陳老師依舊在聚攏的人群中,藉由一問一答,翔實的解說著地熱谷周遭地層與岩石的故事。至於我們,也都因著知識上的飽足而有著微醺的快意。日影西斜,是到了揮別的時刻了,拖著疲憊卻又歡喜、感慨的腳步,我們在露天小劇場旁互道珍重。雖無人道破,但我們都心深相契,對這片谷地的關切與使命,將藉由知識上的理解與傳佈來延展下去。陳老師、淑貞、李老師與斐霏老師的分享,只是一顆種籽,一個起點。我們,還要長長久久的走下去。

 Top